基德是我逮捕的

有事没事瞎写的一个渣写手(业余的业余的写手w)主要写乙女,各种cp以及脑洞
贴吧ID草莓牛奶喝没了
本命番银魂文豪野犬暗杀教室野良神~欢迎来勾搭~cp基本什么都吃~主萌冲神银土高桂双黑织太,雷点是银神和青葱~不过不撕逼的小伙伴还是欢迎勾搭~

【外交贴】织田作之助吧终于有吧主辣~不过人少的可怜,喜欢织田作的小伙伴不来关注嘛,大家一起玩啊~~

我想问他:“太宰先生,你很想织田作吧……” “嗯。” “我也是。”

【乙女】织田作照顾生理期的你

写的ooc……我被生理期折磨的够呛于是写了这篇乙女,求轻喷QwQ略短因为我好困了啊啊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织田作像往常一样起床做早饭,一如既往喊你的名字起床吃早饭,而你却没有向往常一样蹦哒着跑出来,织田作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,敲了敲你的门然后推门进去。

“——恩————……”你难受的拖长了尾音,脸色难看,抱着肚子在床上蠕动着,揉着肚子,偶尔加大力度锤两下,听到他进来了,吃力的抬头瞅他,一脸痛苦,看的织田作有点担心。

“生理期么……看起来很难受啊……”织田作看了看你,随即又环顾四周似乎再找着什么,不过没有发现想要的东西。他径直出了房间,掠过客厅,出了家门。

几分钟之后,传来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,你动了动脑袋,瞥见了他手中的袋子,透过袋子看见了常用牌子的卫生巾。
他回到卧室把袋子放到床头,注视着你:“可以自己起来么,需要我扶你去卫生间吗?”

“不——用……”你忍着腰部酸痛以及下体的难受,勉强从床上下来拿着卫生巾及胖次蹒跚到了卫生间。

织田作看了看床上一片不大不小半干的血,掀起床单,下面也殷红一片,于是利索的把弄脏的床单换上新的,并放上一块褥子。

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织田作在沏红糖水,你回到房间,织田作跟了进来把红糖水递给了你。

“嗞……有点烫……”

“这个可以缓解痛经,快喝吧。”

“啊啊真想把肠子扯出来……”

“一周前开始不停的喝凉饮料,喝酸奶,提醒过你好几次最近要到经期别贪凉……”

“好啦好啦……”你打断他的话,“不会再这样作了……”

“吃点东西吧,胃空荡荡的也不好受。”

“好~”

只有穿上黑宰的衣服,才能感觉离你最近……只不过,你和我隔了一个次元,你和他隔了一个世界……

【乙女】太宰先生陪你过生日

乙女向~今天是自己生日,生日快结束了才想起来今天没人知道我生日,自己给自己的生贺~ooc慎入

一放学你就迈着轻快的步子走着出了校门口,远远的就看到那个男人满脸笑容的大声叫你的名字并且冲你招手,快步跑到他面前紧紧搂住他的腰,他比你高一头,宠溺的摸摸你的头。
太宰温柔的看着你。
你松开手,一脸期待的看着他。
“那么……走吧~”他拉着你的手回家。
到家门口他站在你的身后,“那么……”慢慢蒙住你的眼睛,轻声在你耳边低语:“生日快乐哦~”并轻轻冲你耳边吹了一口气,你的脸微微红着,你推开门,桌上的生日蛋糕是插着几根蜡烛,旁边摆着几瓶度数低的酒还有你最爱吃的菜……
“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。”你抿抿嘴,侧头瞅着他。
“你的习性很好摸清楚的哦~把你喂饱才是我的责任啊~小馋猫……”太宰故意把脸凑过来,近的互相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。
“别把脸凑的那么近……”
“不喜欢么?”
“才不是……最喜欢你了。”

织太小记——圣诞节

说实在的,横滨的夜很美,圣诞节到了,或许会下一场雪吧……
织田作,你在听么?
在听的吧,你一直很在意我说的话的……
……
听不到了吧,因为你已经不在了……
以后再也听不到了……
不管是你的声音还是我想传达给你的事,都听不到了啊……
……
我相信我的心情会传达给你,因为——我们是朋友。
圣诞节快乐,晚安,织田作。

织太小记——幽灵

死亡,变成一个幽灵,能遇到你么,织田作

织太小记——平安夜

雪纷飞了整个城市。
今天是平安夜,侦探社沉浸在过节的氛围中,没人注意到太宰又悄然溜了出去。
匆匆穿过繁华的市区,穿过山路,来到墓地,能看到海的墓地,慢慢走到那块没有名字的墓碑前,头几年放在这的照片依旧还在,蒙上了一层灰尘,照片上的三人早已成为过去式。
太宰拿出带着的一小瓶酒,两个杯子以及一盘他自制的硬豆腐。
轻轻把两杯酒斟好,拿起一杯放在墓碑前,又拿起另一杯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,一仰头,一饮而尽。
“织田作,硬豆腐作为下酒菜很美味呢……平安夜快乐。”

织太小记——日常

沿着夕阳的余晖走到尽头,穿过个把条不起眼的小巷。
那个地方是故人们曾举杯相约的地方,无需刻意,他们内心都想着:来了,就有机会看到对方。
太宰认为这个是好地方,完成工作来这小酌一杯,然后回家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。不过主要的原因是,那个男人也总是造访这个不起眼的小店,虽然有时是不多说什么,但他坐在太宰旁边,二人便都能心安。
酥败,这个词太宰有时会挂在嘴边,织田作觉得太宰说出来有点可笑。在执行公务的时候,太宰那与生俱来的黑手党气场隔着好远都能感觉到,眼神坠入冰窖的冷,命令下达的如此干脆,没有分毫迟疑。而此时笑眯眯的扭头看着他,一只手的指尖轻敲玻璃杯,卸下了全部的伪装面对他。
太宰很精明,亿则屡中,织田作觉得他真的是个出色的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织田作一进门看到太宰趴在吧台边,头枕在手上,闭着眼不知道有没有睡着,吧台上有不少空酒瓶摆在一旁,织田作微微蹙眉,坐在太宰身边,太宰听出了他的脚步,半睁开还带着些许睡意的双眸,带着些醉意而慵懒的抽出一只手,拿起手边还剩半瓶的酒晃了晃:“啊啊……织田作,你来了啊,要一起喝一杯吗?”
“嗯。”织田回答着,起身把太宰丢在一边的外套披上,又重新坐回去,太宰笑了笑,把斟好的酒杯递给他。
 

酒过三巡,太宰的脸微微泛红,织田作不知道他来之前这个男人喝了多少,太宰平缓的站起朝门外走去, 他紧随他跟了上去。
“呐……织田作,我觉得我有点醉了……你能送我回去么?”太宰转过身注视着织田。
织田没多说什么,还是送太宰回到住处。
“太宰,为什么喝这么多。”他的表情并无明显变化,语气中夹杂着关心。
“没什么,只是感觉这样的机会很少……你陪我回来,我很高兴,说真的。”太宰把外套挂在衣架上,扭过头笑了笑。
织田和太宰对视了几秒,转身朝门口走去,他在门口停了一下,回头看了一眼太宰说:“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
“你也是。”太宰的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织太小记——一切都是徒劳的【太宰视角】

目送你一步步踏入死亡的绝路,我却无能为力,早料到如此结局,但依旧拼命想抓紧你……